某科学的狂人

这是一条咸鱼写手……[咸鱼是按条算]
最近沉迷游戏无法自拔,可惜开学了。
这家伙雷点多到爆,文笔渣,还特别特别特别坑。
据说以前有文坑了两年没写,后来删了重写,然而至今还没再更新,甚至还说剧情想出来了再更。
所以还请谨慎入坑,谢谢!
[P.s:我这样说自己真的好吗?:-D]
强烈抵制抄袭和不经作者授权私自转载,所以如果要转载请问下作者(ノ゚▽゚)ノ
这家伙还是一个话唠,如果有能一起唠嗑的就会特别特别开心。
不是飙车司机,基本不会写肉,都是小清水。
所能CP较杂,也还请见谅。
以上,就是我( ˶´⚰︎`˵ )

 

知乎体「有一个或一群奇葩(或奇怪)的队友/朋友/搭档/对手是怎么样的一种体验?」①

可能我有毒,在我写这个的时候,我想了个分组。

「警视厅特别乱组」「学校易出侦助组」「世间奇葩特多组」

感觉前面俩可以涵盖一部分世间奇葩特别多组。(我的错觉吗?)

这个坑大概会把我的墙头啥的都写了,而且可能还没有完结。

该知乎体设定为警视厅的人基本都算是互相认识的,大学的教授基本上也是互相有一定听说的。

出场CP:百合根友久×赤城左门(《ST~红与白的搜查档案》)、鬼冢阳一×神崎弘美(《枪声与钻石》)

「有一个或一群奇葩(或奇怪)的队友/朋友/搭档/对手是怎么样的一种体验?」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记事小本本  已关注


谢邀?不,其实没人邀我,我自己看到题目来的。


随便逛逛,就看到题主这个题目,我倒是想起来一两年前刚因为一些原因被(看似)升职(实际降职),然后调到了一个部门做cap.


一开始在那边其实挺难受的,一方面受到以前一课的同事同僚指指点点啥的(因为时间有点点久远,说实话有点儿记不清。实际上会有这种情况只是因为一课和那个部门那会有些误解的。),另外一方面就是和那个部门里一些同事不大会相处……


因为当时也不知道他们那些人具体喜好性格啥的。虽说档案看了很多遍,关于他们的资料也有记在记事本上……但是说实话资料真的不能完整了解一个人,尤其是性格。


那个部门的人性格可能在常人看来很怪胎,不过我觉得他们也不过是因为过去的些事情才成那样了……所以,我那时候就很苦恼,到底该怎么才能和他们好好相处……而且最初其实我是有想过第一个案件处理完直接请求调动,就到了那时候的上司那边,谈了会话,知道了些事情。

 

然后就下定决心,一定要和他们相处好。


在和那帮同事相处的一两年里,虽然说那一两年里有很多事情很麻烦,但其实很开心,而且以前那几个同事也渐渐理解这部门的人了。我觉得这挺好的,甚至有点儿不太想走了……


不过人嘛……总归还是要离开一个地方去另一个地方的。而且之前上司也给了个让我留在那个部门的提议,然后被我给拒绝了。原因就是……我想成为一个优秀的搜查官。

 

不过在调到那个部门的几天前,出了件事情,挺大的。完了,差点部门给散了。结果某个独狼合着跟其他人把我给丢下了,还是我自己找回去的。当时很气……还好自己机智给某个独狼塞了个GPS,而且当时脑子也转的过来,戳破了某个差点要搞散我在的那个部门的家伙布置的谎言。


虽然当时很气,过后也发泄了一下,但是还是不太习惯,就道了歉还顺便道了谢。


不过被调到另一个楼那个部门最后的一个小时,就独狼来了,其他人似乎是受不了离别的伤感还是啥的。(^_^;)


然后独狼给了个小型gakki(独狼有个大型的gakki……不过新在的部门里的人吐槽这玩偶丑萌丑萌的,其实我倒觉得还挺萌吧!让我想到独狼了。)


(不过在的新部门和那个部门的人都有个共同点,为什么都想着撮合我和独狼???(╯°Д°)╯︵┻━┻虽然我不讨厌也挺喜欢独狼,但是……好吧,没什么。不过走的那天,独狼居然道了谢,我真的是特开心的。)


感觉说的有点伤感了(´-ι_-`)


我其实是被调到另一个楼的一个部门去当管理者了。不过现在也经常会因为一些案件和以前那个部门的人碰面就是了,而且两地方也很近,走几分钟就到了。所以也不至于伤感到哪里去……吧?


我回答完了,就是这些。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

是弘美不是直美  已关注


因为顺路看到了这个题目,我就回答一下吧!

楼上这位说的部门,有点点眼熟(`・ω・´)别是我想到的那个和一课有关的另一个部门。不过这个对我而言和正题无关。

 

自从我从某个课调到某课后,我一直都特别想吐槽我那个搭档。

其实我一直有在想是因为我脾气太容易爆还是怎么的,有事没事就会无意间的和我搭档起冲突。

 

啊……忘了说了,我搭档其实挺厉害的,职业是个谈判专家,长的也还不错,性格有点点糟糕。不过他工作的时候特别特别特别认真,这点我承认。

我的职业不太方便说,不过=-=透露了那家伙的职业,我估计你们也能猜得出来,所以猜出来了别说也别问是不是啊(°ー°〃)

 

不过那家伙说实话,特别不让人省心(メ`ロ´)/每次他去谈判我都紧张的要死,就说第一次吧……他直接让我去给犯人开车送过去。我当时整个人紧张死了。

结果,后面他和那个犯人谈判的时候……直接和犯人说我是狂犬???

 

WTF?搭档情?同僚情?都喂狗了?(╯°Д°)╯︵┻━┻你这么说我,我啊要面子的啊!我还是个温和的小姐姐,好吗?没到狂犬这地步吧?

(虽然我知道他当时是不想让我过去就是了,但也不至于这样说我好吧!!!(`ー´))

 

还有,他因为一些原因答应帮黑道和劫匪谈判的时候,我整个人都感觉不好了。让我想到了某个前任(〝▼皿▼)

然后他说什么反正就是怕我有事。让我住他基友那边。

哦……你就这么把你的搭档给拱手让人了。完了,你还和你基友异口同声地说了一句:放心像你这样的没兴趣。(不记得具体说的啥了,反正就这意思。)

(╯°Д°)╯︵┻━┻没兴趣没兴趣呗你说个屁哦!打击我就这么开心吗?就你有基友,我没闺蜜啊?(重点好像不是这个,抱歉我又跑题了。(。ŏ_ŏ))

 

然后后面,还是黑帮那个事件谈判。我看到了我前任……说实话,心情非常十分不美丽,但是没办法。

 

当时队里的眼镜小哥和他分析分析一下谈判要点。然后我在旁边听了听,意思就是让自己别处于下风和跟重要的人凑紧点。

 

真谈判的时候,他还真跟我凑紧了。(`・ω・´)感觉像是怕我丢了咋了的。


不过后来真的是有点危险,真给眼睛小哥说中了。我当时被他迷弟(对,他有迷弟。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会有迷弟的,听说还是在某枪型号事件(工作原因不能明说)粉上他的迷弟。)拿着枪给指着的时候,说实话我当时紧张的要命,整个人都僵在那的感觉。


到后面获救的时候,感觉整个人都好点了。不知道为什么他当时心情也好点了´_>`虽然还是处于伤感情况就是了。

 

然后后面发生了一个事情要去把人救过来,但是……没救成。他之前带我认识的那个好基友死了。

其实我在他进去的时候就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。我当时有种我的搭档没事就好,其他的不重要了。有啥要说的早点说吧!说晚了就说不了了。

然后他出来后,看他太累了,也就没说成。

 

……很气,但没什么这就其实挺好的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评论
热度(3)
 

© 某科学的狂人 | Powered by LOFTER